他叫托尼·斯塔克,是个军火商、天才、慈善家、花花公子和亿万富翁,如果选一个他最喜欢的称呼,我想那应该是钢铁侠了,他用天才般的智慧让斯塔克工业在武器行业中风生水起,但是在一次意外的经历之后,他知道了他所生产的军火不止用于平息战争,而是创造了更大的灾难,在获救之后他毅然决然的关闭了军火工业,苦心钻研战甲,成为了一名可以从惩恶扬善到以凡人之躯,承钢铁之心,以钢铁之躯,力抗天上神明的超级英雄,是复仇者联盟的第一批成员。父母的死亡也许是他一辈子的痛,因为在托尼史塔克看来,自己的英雄历程中,最尊重的还是他的父亲,如果不是因为霍华德留下的“新元素”配方,他胸口的方舟反应炉早就夺去了自己的性命。因此,他对儿子的贡献,远比我们最初想象的多!尽管在之前,霍华德·史塔克夫妇被冬日战士……那么就这样一位伟大的超级英雄,在不同人的眼中他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在詹姆斯·罗德(战争机器)眼中,他是一位挚友,当托尼从的魔爪中逃脱出来之后,罗德是第一个上去拥抱他的人,在托尼在钯元素中毒之后,以为时日不多,变的开始堕落,整天酗酒、放纵,是他伸手将托尼从悬崖边拉了回来,他是美国军方的代表,但处处维护着托尼斯塔克,他最终成为了战争机器,成为了唯一一个拥有托尼钢铁战甲的普通人,与其并肩作战,在内战中,罗德被幻视击中坠落到地面,托尼抱着他的眼中的后悔与自责,他真的怕失去他唯一的朋友,之后罗德只能凭借着斯塔克工业提供的工具站立行走,但在他的眼中不管结果如何,托尼是他唯一的朋友,他要做的是坚定地站在他的身边。

在史蒂文·罗杰斯(美国队长)眼中,他比他更适合待在复仇者联盟中,托尼或许才是复仇者联盟真正的领导者,隐瞒托尼父母死去的真相或许真的是迫不得已,正如同他说的那样,从18岁开始罗杰斯就是孤身一人,他无法融入任何团体包括在军队,他的朋友很少,他也不懂与人的相处之道,他隐瞒了这件事是因为怕伤害到托尼,其实更怕的是伤害到他自己,所以他在朋友之间的选择中他选择了巴基,并将盾牌还给了斯塔克,他知道两个人的关系或许已经恶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了,孰是孰非都不好去争辩,但在心底里他还是把托尼当做朋友的,并在信中对托尼说的那句:”I promise you,if you need us ,if you need me,Ill be there.”我们便可以看出。

在布鲁斯·班纳(绿巨人)眼中,他们是同样的人,他们都是伟大的天才和科学家,同样,班纳也是最信任托尼的人,因为绿巨人的失控肆虐,他和托尼一起研制了反浩克装甲,因为想要让世界变得更加稳定,他和托尼一起研究出了奥创,但结果却事与愿违,造出了一个杀人机器,尽管如此,他还是站在了托尼这边,在队长全力反对的情况下依然要研制幻视。托尼与美队不一样,他认为每个人都有阴暗面,人类自己就不可能安分,如果这个世界不再需要复仇者联盟,那么这个世界才算是真正的和平,在这一点上班纳与托尼的观点是不谋而合的,因为他很厌恶变身为绿巨人,不管是不是在保护人类,他都不希望。所以在班纳眼中,他是复仇者联盟中最值得信任的人。

在彼得·帕克(蜘蛛侠)眼中他是一位类似于父亲的人物,也是托尼把他带到了内战的战场,他为自己研制战衣,在战衣上放置定位系统,因为托尼知道那种在沙漠中无人救援时候的绝望,在战衣上放置取暖系统,因为托尼曾经体验过在冰天雪地中那种饥寒交迫的感觉,托尼把他当做儿子一般,在他有些成绩的时候会打电话来表扬,也会在他做错事的时候像一位严父一样的去教训他,收回他的战衣,因为在托尼眼中他还是个孩子,他不应该把他带到这些危险的地方,他应该待在学校当中完成学业而不是应该像他们一样奔迫于战场之间,自从内战之后他不希望帕克出现在任何危险的地方,包括乌木喉抓走了奇异博士之后,他也不希望帕克来到飞船上,因为托尼曾经说过:“如果你死了,我会认为是我的责任。”最后帕克倒在了托尼的怀中,他还是个高中生,他不想走,但是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躺在地上对托尼说了一声“对不起”。

其实在每一个人的眼中钢铁侠都有着不同的定义与解读,我们生活亦是如此,每天都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不管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我们都应该做到最好,我们不是钢铁侠,但是我们可以心怀钢铁侠的意志,努力前行。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